當前位置:主頁 > cn > 公司新聞 > 行業資訊 >
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——宋志平在2019年第六期董事長總經理研修班上的授課
發布日期:2019-09-02
近日,中國上市公司協會2019年第6期上市公司董事長、總經理研修班在河南鄭州成功舉辦,研修班主題為“提升有效公司治理水平,提高上市公司質量”。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,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宋志平應邀出席并作“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”主題演講。來自19個轄區的143位董事長、總經理等高管人員參加了研修活動。


 

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?
        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,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宋志平給出以下指導:

各位企業家同仁:

大家好!很高興來鄭州給大家做這場交流,今天我的題目是“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”。5月11日我們協會的年會上,易主席作了重要講話,提出了把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作為我們一個中心任務來抓,提出了“四個敬畏”“四條底線”。7月30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也專門提到“提高上市公司質量”,這是我們現在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,也是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的一個中心工作。這段時間協會的工作就是圍繞着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展開,我們做的培訓、交流,核心就是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。我今天也是跟大家就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質量進行讨論和交流。我主要講三段話:

一、充分肯定上市公司的成績 

講到上市公司的質量,可能有些人會擔憂,覺得上市公司質量是不是有很大問題。到底上市公司處在一個什麼樣的情況,這是要回答大家的。應該說,中國上市公司的情況,對經濟的貢獻,其實從黨中央、國務院,從證監會都給予了充分的肯定。我國上市公司到現在也隻有29年的時間,時間并不長,而美國發展了270年的時間。

到7月31日,我國A股上市公司的家數有3665家,總市值為58萬億,僅次于美國。如果沒有這麼多家的上市公司,也就沒有今天中國的經濟基本面,所以應該看到上市公司的貢獻也是非常大的。我們的3665家A股上市公司涵蓋了國民經濟行業分類中的全部90個行業分類。在中國的500強企業中,上市公司占到了70%。2018年底,上市公司的總市值占我國GDP的比率為48.31%。上市公司所交的稅相當于全國所得稅的28.46%,有近30%的稅是由上市公司交的。上市公司的利潤占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利潤總額的38%,也就是說有将近40%的利潤是由上市公司創造的。上市公司分紅也不錯,現金分紅的股息率是2.41%,遠遠高于一年期的銀行存款利率。所以我講這個,是想讓大家看到我們上市公司的基本面。

這些年如果沒有這麼多的上市公司的努力,我們的經濟也沒有今天這樣的基礎。上市公司不光是經濟的一個支柱力量,同時企業通過上市轉變成公衆公司,也提高了我國的公司治理水平,建立了現代企業制度。也是通過一大批上市公司積極引入現代化的治理,也為我們的國際競争提供了支撐。現在“一帶一路”的骨幹企業大多是上市公司。同時,上市公司也在結構調整、轉型升級中發揮了引領作用。所以上市公司是經濟的壓艙石、定盤星,是所有企業中的優等生,我覺得這些評價都是非常中肯的。

現在我國上市公司的家數裡,民營企業占到三分之二,國有企業是三分之一。盡管國有企業的市值高于民營企業,但是近幾年,民營企業的新發和增發都占了大頭。2016年到2018年的這三年裡,民營企業首發家數占到了89%,融資額占到了72%,再融資的家數和融資額分别占了70%和45%。現在一共有2500多家的民營上市公司,占比從2012年的55%提高到現在的70%,資本市場支持了民營企業的發展,這是極大的支持。民營企業最重要的是資金。資金從哪來?非常重要的渠道是從資本市場來。

我原來管中國建材、國藥集團兩家企業,中國建材有14家上市公司,國藥也有6家上市公司。在1997年,我在北新建材推動公司的上市。北新建材發展到現在,成為全球最大的一家新型建材企業,去年的稅後利潤是24億。中國建材是2006年在香港上市,上市以後推動了全國水泥的重組。中國建材上市之前也隻有20億的收入,去年做到了3500億的收入。我做過的另一家國藥集團也是一家央企,2009年在香港上市,上市以後推動了醫藥分銷的重組。2009年我去的時候隻有360億的收入,去年做到了4000億的收入。其中在鄭州有一家下屬企業,鄭州的國藥,重組的時候搞混合所有制隻有幾千萬的收入,去年做到了兩百億的收入。我講這段話的意思是企業上市以後,用上市的資金獲得了強有力的發展。其實上市不光是有了資金,也提高了我們的知名度,增加了我們的規範管理,所以上市公司是優等生。其實大家都有體會,不上市就沒有大家的今天,所以要充分地肯定上市對我們的作用。沒有資本市場就沒有上市公司,同樣如果沒有好的上市公司,資本市場也好不到哪去,兩者是相輔相成的。

        我們在講上市公司時要客觀,不要因為個别上市公司出了問題就炒來炒去,也不要回避問題,要客觀公正地來看待上市公司,這才實事求是。所以我們講上市公司的基本面,是增加大家的信心,增加資本市場的信心,我剛才講這幾組數據都是實事求是。



 
 二、必須清楚看到上市公司存在的問題
 
提到提高上市公司的質量,大家就要問,什麼是高質量的上市公司?我是5月11号當了上市公司協會的會長,6月初鳳凰衛視就來采訪我,“宋總,你的眼中什麼叫高質量上市公司?”這個問題就來了,我想上市公司的高質量有好多條,但簡單講,大概有三條很重要:
       第一是要規範。因為上市公司是公衆公司,它和普通公司比,要求更加規範。規範是上市公司的基本要求,是特征,前提和基礎。
       第二是要高效,有好的效益。上市了沒有效益,人家也不信服你,所以這也是很重要的,你要有良好的效益。
       第三是要負責任。上市公司作為公衆公司要肩負起自己的社會責任。

       上市公司在質量上普遍存在哪些問題?
1、對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意義認識還不到位

上了市和沒上市是有本質區别的。上市以後應該有一個更高标準的定位。前面提到,上市公司至少有三條要特别注意,要規範、高效、負責任,我覺得在這方面的認識上還是有差距。

針對我們3665家A股上市公司,上市公司協會聯合滬深交易所、地方上市公司協會等兄弟單位是每月至少一期輪回舉辦這樣的培訓。進行這些培訓的目的有兩條:一是增加大家對上市公司的認識。要認識到上市後和别人是不一樣的。二是構築上市公司的原則和立場,确立規則和底線。這方面我們下了很大功夫,希望上市公司的董監高提高認識。易主席講“四個敬畏、四條底線”,上市公司協會一次次的培訓就做兩件事,一件事是講原則,上市公司和普通公司有什麼區别?明确上市公司董監高身上的擔子、責任是什麼;再一個,是告訴大家要懂得上市公司的規則和底線,來提高大家的認識。這方面盡管做了很多的工作,但從目前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,認識水平還亟待提高,協會任重道遠。

2、上市公司總體的經濟效益還不夠高

我剛才講咱們效益不錯,但是看和誰比。和政府的要求比,和股民的希望比,或者和發達國家的上市公司群體的整體效益比,我們還是有差距的。尤其這一兩年經濟下行壓力大,利潤出現下滑,虧損面還在增加,這要引起我們的注意。因為上市公司是全國經濟的定盤星,壓艙石,也是優等生,如果優等生成績下降,那麼經濟也會壓力很大,所以這是一個普遍的宏觀上的問題。

3、上市公司總體上治理水平還有待進一步提高

盡管經過29年的努力,搞現代企業制度,董事會、股東會、監事會、外部董事、獨立董事,做了大量的治理工作,但整個治理水平還有待進一步提高。我注意到,國際組織和機構投資者非常關注,我們在公司治理這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這三點是我給大家講的普遍存在的問題。
 

三、如何提高上市公司的質量

這也是我今天想給大家講的主要内容。上市公司的質量,我覺得這裡面包含着治理質量、運營質量與發展質量這三大質量。

樹立做好上市公司的原則立場,提高公司治理質量。先說說治理的質量。上市公司要有自己的原則立場。
 
1、不忘初心

上完市跟不上市不一樣,變成一個公衆公司。公衆公司就是要為大家負責任,不再是家族公司,不再是傳統的國有企業,要為投資者、為社會擔負更大的責任,這是根上的事。首先要構築原則,有原則的企業和人,才去遵守規則。如果你初心沒有,不知道上市,不知道公衆公司是何物,那怎麼遵守規則?那就會不停地觸碰規則。所以我覺得建立起初心,理解上市公司是公衆公司,這是最核心的一點。大家一定要知道,從上市那一天起,我們就和普通的公司不一樣,普通的公司有上億個。而A股上市公司隻有3665家,是少數。上市是一種榮耀,但上市也意味着責任,意味着和以前的不同,有了責任。你到交易所敲鐘,是否聽清楚鐘聲意味着什麼?鐘聲不光要招來投資者,鐘聲還要喚醒你自己的内心的東西,這個儀式之後就成了上市公司、公衆公司,衆目睽睽,所以有變化了。我們一些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就沒有意識到這種變化,我覺得這是個根上的事,也是我跟大家講的不忘初心。初心是什麼?就是當初你怎麼發願。上市公司上市也要發願,因為你過去是個家族公司,過去是個國有企業,你上市成了公衆公司了。你要發願,表示要為社會、為公衆要去做貢獻,這是不同的。所以我覺得這一點很重要,初心、原則和立場要建立起來。

2、易主席講的“四個敬畏

敬畏是來源于宗教的詞彙,是心理的東西,心靈上的東西。易主席講“四個敬畏”講得很具體。

一是敬畏市場。就是要尊重市場規律,如果你不尊重它,就要被它懲罰。剛才講的主業要有核心業務,這是市場規律。每個企業的人力、财力、物力,我們的能力,不可能同時什麼都能做,這就是市場規律。另一個,經濟有高峰的時候也有低谷的時候,不可能一味地45度線向上發展。在高峰的時候就要想到有可能低潮,低潮的時候要想到低潮也能過去,這就是規律。所以我們做企業的時候一定要認真研究市場的規律,敬畏規律。我們現在出的問題很多是沒有研究市場規律。

二是敬畏法治。法律和規則就是底線,不是過高的要求,而是最基本的邊界和底線,是最基本的要求。如果連最基本的要求也不知道,還去觸犯它、擊穿它,可能後面就沒有改正的機會。所以,這不是一般的錯誤,大家一定要避免。我們培訓班請證監會的同志上課,每次就講這些規則和底線,法治社會尤其是上市公司是靠法治靠規則。大家信賴上市公司,認為上市公司更守法,是因為我們手上有這張門票——我們的信用。如果信用沒有了,上市公司就一文不值,所以這要敬畏。

三是敬畏專業。術業有專攻,所以把自己的事做好。隔行如隔山,有些行業看着很好,進去才知道競争也十分激烈,比你現在的行業還激烈。最近我還跟一些幹部講,如果市場是個大空間,你在這裡面不要輕易地出去,即使這個行業成長不快,或低迷或衰退,但是這個行業空間很大,衰退的行業裡面還是會有成長快速的企業。

我老跟大家講這個道理,當年沃爾沃認為汽車工業在衰退,他就轉向了搞飛機發動機,最後發動機沒成,汽車也耽擱了,被吉利收購。同樣是汽車工業,豐田做得非常好,一直在細分市場做得非常好。一萬多億的收入,幾千億的利潤,是世界上最賺錢的公司之一。同樣做汽車人家就賺了很多錢。做水泥,海螺賺了很多錢,中國建材也賺了很多錢,水泥最高峰在全國銷售25億,去年隻銷了22億噸,在下行通道裡,仍然有非常優秀的企業賺了很多錢。所以我想專業很重要,做企業就因為你在這一行裡很專,才賺到了錢,如果你哪都不專,做企業是沒有本錢的。你能存在的意義全在于此。所以我覺得“敬畏專業”提得非常好。

說到北新建材,主業是做石膏闆,去年賺了24億,40年沒做别的就做石膏闆。我陪着領導去看生産線,領導說“宋總,這個好像沒有太高的技術?”我說,“沒技術能賺錢就是最好的技術。”講的技術天花亂墜,但企業不賺錢,做什麼都虧怎麼能叫做好了呢?所以我就講一定要敬畏專業,做一行愛一行。做企業沒有十年二十年不行,做到極緻需要三四十年。中國建材做了40年,北新建材做了40年,中國巨石做玻璃纖維做的也不錯,去年也20多億利潤,也做了40年。有人問是怎麼算出來的,我是做出來的,我不是算,算不出來。你要持之以恒,專心緻志地做。

四是敬畏投資者。投資者是上市公司的衣食父母,拿了人家的錢就要給人家做好事。上完市以後,股本金就不隻是我們自己的了,是大家的。我們拿了大家的錢,就得戰戰兢兢地經營,就得如履薄冰、如臨深淵。個别上市公司不是戰戰兢兢地經營,而是很豪放不當回事,增發拿了幾個億,投出去血本無歸,怎麼對得起投資者?投資者的錢有的是工資收入存下來的,去買股票,希望你發展,他賺點錢。結果把他的錢全打了水漂,那你怎麼面對江東父老?所以為什麼要敬畏投資者,發股票大家買,你高興,拿了大家的錢用的時候一定要當心。

我在北新1997年上完市,有一次新聞媒體采訪我,說宋總上完市有什麼感受?我說有兩點,一是“上市妙不可言”。因為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多錢,一張彙票打過來幾個億,當時的幾個億很多錢。确實很高興,妙不可言。上市是個好東西,資本市場是個好東西,真的是我們成長的一塊寶貴的土壤。第二句話叫“上市苦不堪言”,因為上了市,那麼多錢進來,你做的好大家高興,你做的不好用腳投票,說你什麼的都有。

經常有人問我該不該上市,我就問他,你上市的心理準備做好了嗎?你知道上市公司是什麼公司嗎?知道什麼叫公衆公司嗎?我問他你上市想幹什麼?他說資金不夠。我說這隻是一方面,上了市你就要準備為投資者打工,要敬畏投資者。我們個别董事長上市後股民提了點問題,就不屑一顧,口出狂言了,就批評投資者。投資者确确實實說什麼話的都有,但是你心理要有準備,這沒什麼,有則改之,無則加勉。投資者是恨鐵不成鋼,你選擇了上市就得去面對這些,要有一個平常心,好的心态面對。因為拿了人家的錢,人家是衣食父母,咱們對父母是什麼态度,就應該拿出對父母的态度來對待投資者。所以這“四個敬畏”說的非常好,敬畏是個宗教概念,是心靈的概念。所以說上完市我們一定要樹立起這“四個敬畏”。

3、牢守“四條底線”

剛才咱們都說了,第一個不得披露虛假信息,第二個不從事内幕交易,第三個不操縱股票價格,第四個不損害上市公司的利益。所謂的底線,就是不能再低了,是最低的要求,還要擊穿它,這就沒有道理了。“四條底線”不能擊穿,擊穿了可能就不給你改正的機會了,所以我們一定要重視。這是證監會易主席在我們上市公司協會年會上給大家提出來的,先表揚、肯定、鼓勵了我們,同時給我們提出了這些很具體的要求。這是一個循循善誘地引導,告訴大家什麼不能做。所以我也希望我們一定要聽清了這個聲音。

4、本分經營

本分是習總書記提出的,習總書記說“做實體經濟要實實在在、心無旁鹜做一個主業,這是本分”。我剛才講到了初心、講到了敬畏、講到了底線,接下來講講本分。做事情要本分,做人要本分,踏踏實實長期地做,要守本分,這是習總書記對我們的要求,尤其上市公司更要本分。習總書記這個話說的很直白,很接地氣。所以我們真是要本本分分地做上市公司,本本分分地做主業,不要受市場上某些人的忽悠,不要被他們幹擾,十年二十年幾十年地做下去。上海有個老鳳祥,是最初的那批上市公司,一直做金銀首飾做下來,它的品牌能做到世界上的奢侈品品牌前列,真的不簡單。我比較欣賞這種本本分分、紮紮實實的上市公司,不喜歡眼花缭亂一天到晚講概念。這個概念聲音還沒落地,另一個又來了,我覺得那些公司做不下去。這是我講的關于治理這方面,樹立好上市公司的原則立場。
       實施五大措施、提升運營質量。這五大措施是我的建議,隻是提示性的,告訴大家中國建材是怎麼做的。

1、突出主業做好核心業務

一定要聚焦核心業務,非核心業務能砍掉的盡量要砍掉。我覺得很多上市公司可能适合于做德國的赫爾曼寫的“隐形冠軍”那樣的企業。德國經濟的發展是靠隐形冠軍。隐形冠軍是窄而深,是做一個業務在全球市場做到極緻,德國很多公司這麼幹的。我認為除了個别那種奇大無比的上市公司之外,大多數上市公司還是要走專業化的路線。有時候下面的同志拿着新業務來問我,我說你們不要來問我,我給你“四問”,問問自己。第一,你問問自己在這方面有沒有優勢,懂不懂這個東西?第二,市場有多大空間,有多少競争者在這裡面?第三,是什麼樣的商業模式,可不可複制?第四,資本市場能否對接,資本市場認同不認同你這個東西?如果“四問”問清楚自己,覺得還行,再來找我商量能不能做。如果這“四問”把自己問倒了,就别來找我了,這個業務就不能做。

我做企業還有“四不做”:第一,過剩的項目不能做。這個項目已經打破頭了,你還進去?這個不能做;第二,不賺錢的項目不能做。做企業一定賺錢,不賺錢你非要去做,哪兒受的了?那就不能做;第三,不熟悉的項目不能做。當年美國次貸按揭,把這個作為金融産品全世界賣,有的銀行也沒聽懂,但覺得新鮮就買了,有的銀行誰也沒聽懂這個商業模式,就沒買,逃過一劫。不是不鼓勵大家創新。要确認自己懂還是不懂,如果懂就幹,不懂就不要幹,因為錢是股民的錢,拿着它不是好玩的,所以不懂就不能幹;第四是有明顯法律風險的,正在打官司你非要摻合進去,這就不能做。這是我的經驗之談。

2、瘦身健體,推進“三精管理”

做企業一定不能有“肥胖症”,咱們叫大企業病,企業在小的時候是有活力的,随着企業的擴張就得了大企業病。大企業病是什麼呢?我歸納成六句話:“機構臃腫”“人浮于事”“效率低下”“士氣低沉”“投資混亂”“管理失控”,這就是大企業病。企業随着發展,大企業病就會悄然而至,所以對于企業來講,你一定要注意瘦身健體,就和人一樣。我插隊當農業技術員就學會了兩件事:一個事要剪枝。果樹要剪枝,不然就會浪費樹的資源和養分。企業和樹是一樣的,不剪枝就會瘋長,它是規律。所以做企業要有一個想法,就是不停地剪枝,瘦身健體。第二件事就是雜交育種,雜交玉米、雜交高粱,後來運用到搞混合所有制,國企和民企混合。我插隊學的這兩招在做企業的時候都用到了。

我最近也在推廣中國建材的“三精管理”。一是組織精健化。“精健化”是日語,就是我剛才講的瘦身健體。像中國建材過去的管理層級是七級,現在變成四級了,下屬法人近兩年減少400多戶,壓減了20%,這就是瘦身健體。二是管理精細化。精細管理包括降成本、提質量、增品種,這個大家都很熟悉了。三是經營精益化。洛陽玻璃過去一度輝煌,後來步履艱難,地方政府交給了中國建材。中國建材進行了十年改造,現在開始起死回生,有了起色。所以有的企業如果犯的是戰略性錯誤,不是很快能夠緩上來的。今天中國企業的管理,經曆40年改革開放,像當年那樣跑冒滴漏的很少了,現場管理都不錯,問題主要出在精益化。管理主要是面對人、機、物、料之間的關系,是個效率問題。經營是效益問題,面對的是市場不确定性,面對的是創新,技術的變化、市場的變化、商業模式的變化。所以你是在不确定性中進行選擇和決策,這是做經營。在座的各位董事長、總經理,要把管理的事下移給部下去做。不是管理不重要,而是經營太重要了,你怎麼選擇、怎麼決策的問題。所以德魯克說,管理是正确地做事,經營是做正确的事。我們一些企業沒有在做正确的事,做的是不正确的事,即使你正确地去做,它最後也沒有好的結局。所以對每個企業來講,首先是個經營者,經營者的核心任務是要賺到錢。降成本隻是一方面。這就是第三個“三精”,就是經營精益化,要賺到錢,就要關心價格、技術和變化,隻靠精細管理賺不到錢,成本等于零,都不見得企業能生存。舉個例子,今天在桌子上放一個諾基亞的按鍵電話,你還願意拿嗎?你拿都不願意拿,拿回去都占地方。成本等于零不見得有客戶,這就是我們今天的挑戰。所以做企業,今天和以前不同了,短缺時代隻要生産出來就行,所以我們當時關注速度和量。今天都過剩了,人家要挑好的,所以我們要講質量、講品種,沒有質量和品種,企業就無法生存。

做管理這方面其實還得有方法,我給大家建議兩個方法——對标管理和工法管理,都不複雜。現在國際上的上市公司都在推一個東西,就是貫标卓越績效管理PEM。這是起源于美國的管理方法,後來發達國家的上市公司普遍使用,我覺得對于我們提高上市公司的質量非常有用。我國從2004年就訂立了國标,2008年進行推廣,現在隻有部分上市公司在貫标,還遠沒普及。今年8月28号,中國質量協會要頒“中國質量獎”,首先的條件是必須貫“卓越績效管理”這個标。“卓越績效管理”有七個維度,1000分的總分,我們大多數公司是200分。所以貫這個标以後,你就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兒,就能提高公司的質量。這七個維度是:領導、戰略、顧客、市場、人力資源、過程管理、經營結果,它不是一個簡單的産品質量,而是一個公司質量。上市公司質量得有一個标準。我覺得企業内部要貫這個标是一個抓手。我想這個也是大家下邊可以去學的。

3、創新發展、四化轉型

大家都想轉型,但是轉型不是轉行,轉型是在這個行業裡面怎麼去轉型。我提倡四個轉型:一是高端化,産品從中低端向中高端向高端發展;二是智能化。企業的生産是智能化的,現在的一個水泥廠隻有50個人,以前是兩千人。現在玻璃廠全是機器人,很少看到人,就是智能化;三是綠色化;四是服務化。服務化是指的生産制造服務業這個邏輯。

4、增強企業的活力,進行機制改革

我不認為民營企業就都有好的機制。任正非有好的機制,有些民營企業有好的體制和好的制度,但不見得所有民營企業都有好的機制。我也不認為國有企業就不能引進好的機制。像山東萬華就是國有企業,但是它的機制很好,有員工持股、科技分紅,做得很好。所以上市公司上完市,在體制和制度方面已經領先了,但如果沒有好的機制,企業仍然沒有活力。企業隻有有好的機制才能有微觀活力。好的機制是什麼?現在我老講“新三樣”,“老三樣”是勞動、人事、分配三項制度,“新三樣”是科技公司的員工持股,上市公司的經理持股計劃,以及絕大部分企業可以做的超額利潤分紅權,把超額利潤分一點給骨幹職工和骨幹幹部。事實表明,有機制的上市公司都做的不錯,沒有機制的上市公司最後都做不下去了。所以改革這個詞不隻是對國有企業,國有企業市場化要改革,民營企業也不見得都有機制,上了市的公司不見得有機制。中國建材有四個設計院,其中三家打包上市,有一家沒有上市。沒上市的這家内部機制很好,做6個持股公司,員工科技股持30%,院裡持70%。經過十幾年的發展,上市公司的三個院發展遠不及我們有機制沒有上市的這個設計院。什麼意思?我們是上市公司,不要以為上了市,體制機制就一定先進,上市提供了我們機制的一個先進的條件,是充分條件不是必要條件,如果你不在機制上改革,上市公司依然沒有活力,徒然增加了成本。你沒解決公司的活力問題,沒解決激勵問題。所以我老講沒有機制,神仙也做不好企業,有了機制做企業,不需要神仙都能做好。任正非用的是機制,馬雲用的是機制,馬化騰也是用的機制,所以我們也要把機制做好。

5、規範治理,做有責任、有文化、有品格的上市公司

我們現在講的比較多的叫ESG,E是環境,S是社會,G是治理。現在H股在香港統統要引入這個,現在我們A股也要引入這個,就是要做有品格的公司(中國上市公司協會聯合深圳證券交易所将于8月30日舉辦ESG研讨會)。過去我們要做社會責任CSR,從社會責任到可持續發展的ESG。如果不熟悉PEM和ESG,大家下去一定學習這個東西。這是兩個抓手,咱們做企業管理靠方法,方法就要引入一些新的管理标準。

        提高上市公司發展質量。送給大家三句話:

一是穩健中求進步。做企業不穩健不行,還沒有怎麼發展,跑到陰溝裡去了,那怎麼進步?所以穩健中求進步。二是發展中求質量。現在叫高質量的上市公司,這是與國家宏觀經濟相契合的,我們已經從高速增長到高質量發展。一些上市公司中出現問題,實際上掉過頭來看,經曆了高速發展過程,現在進入高質量的過程,自然我們高速發展的東西就不适應高質量的要求。過去是有沒有,多和少的問題,現在是好不好的問題,所以我們又跟大家提出了新的要求,所以在發展中求質量。三是在變革中求創新

——  文章摘選自中國建材集團公衆号

上一篇:中國首條8.5代TFT-LCD玻璃基闆生産線成功引闆
下一篇:宋志平——中國建材的三精模式